办公室的无奈沦陷

时间:2019-09-03 01:38:10

可以说,办公室性骚扰就像是一张令人紧张、恐惧的网,它时时刻刻笼罩着当今的职业女性,小慧的遭遇就是其中的佐证之一。当你为了生存,为了每月的房费、水电费,甚至为了孩子和父母的时候,你就不得不对某些领导的性骚扰忍气吞声,将泪水咽进肚子……而当你要扞卫自己的尊严,对他怒目而视的时候,你的饭碗就可能会被领导以种种理由砸掉……阿慧,24岁。身着紫色套裙的她身材娇小玲珑,皮肤白皙,一头乌黑的长发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既漂亮又秀气。小慧是广州某高校商务英语专业的毕业生。她的丈夫在从化,两个人有一个一岁大的女儿。春节后她和丈夫一起来到广州找工作。  前几天,她到白云区百业招聘广场参加一个招聘会,应聘了上海一家百货公司广州办事处行政文员的职务。经过当场面试,该公司的招聘负责人告诉她已通过面试,让她第二天到公司去试工。该公司承诺月薪1200元左右,补贴另算。而丈夫也找了一份跑业务的工作,两个人开始憧憬起幸福的生活。  这天正式上班的时候,小慧穿了一套淡粉色的套裙,开口适中,里面是一件花领的白衬衣,开口出露出一截粉嫩的胸脯,下身的裙子是现在流行的窄裙,紧紧裹住圆滚滚的屁股,修长的双腿裹着一双透明的玻璃丝袜,脚上一双白色的高跟鞋。她早早来到位于白云区机场路附近的该公司等待跟总经理面。上午9时许,她见到总经理张先生。张经理穿衬衫、打领带,待人彬彬有礼,一派大老板模样。小慧心里想。可她没注意到张总看她时脸上总有一丝淫欲,是个十足的大色魔。小慧上班时候不知为什么,穿裙子总是觉得哪里有些别扭,好象是光着身子的感觉。粉色的套裙更显得一双腿修长笔直,丰满圆润但绝不硕大的屁股鼓鼓的向上翘起,一件深红色的紧身纯棉衬衣,更显得一对乳房丰满坚挺,腰不粗不细,给人一种性感迷人的媚力。  张总看到小慧的这身打扮,浑身立刻就发热,眼前浮现出小慧赤裸裸的撅著屁股,雪白的屁股、黑亮的阴毛、粉红湿润的阴部、微微开启的阴唇,张总的手不由得按住了鼓起的下体。在总经理办公室,张总详细问了她的专业及家庭状况,其间张总还称自己要见一个客户,让小慧跟他一起作陪吃饭。吃饭的时候几杯酒下肚,小慧的脸上罩上了一朵红云,更添了几丝妩媚。  中午12时左右,吃午饭后,小慧和张总回到公司继续自己的工作。因为吃饭时陪着喝了些酒,小慧的脑子晕晕的。此时公司里的职员,除了小慧和总经理,都出去了。下午2时许,张总突然从自己办公室出来,走到小慧的身边,关切地问她累不累,要不要休息,还有意无意地勾她的手。在张总的执意要求下,她以为是要谈什么工作上的事,就跟随张总来到公司另一头的一个房间。  进入房间后,张总就轻轻地把房门关上了。小慧一看,这个房间不大,摆设很简单,只有一张床,几张椅子,屋内光线昏暗,床对面有一扇窗户,但被厚厚的蓝色窗帘遮盖住,屋内仅有床头开了一盏小灯。张总开始还是很有礼貌地跟我说话,但过了一会儿他就过来拉小慧的手,拥抱小慧,说什么一见到小慧就喜欢上了她的话,要小慧做她的情人,小慧非常害怕。虽然害怕,但为了稳定对方情绪,保护自己,小慧还是表现得非常冷静,她礼貌地拒绝了。张总忽然要吻她,她本能地躲闪著。,张总看着美丽的少妇迷离的双眼,根本不顾她说什么,一把将小慧扑倒在地。小慧拚命的推著张总,可是张总有力的胳膊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腰,厚厚的嘴唇在她脸上嘴上胡乱的吻著,小慧站在地上乱跳,大声地喊,拚命的挣扎著。  张总一米八的大个子压在了小慧身上,并将手伸进她的白色套裙下,在小慧两腿之间滑动着。……今天小慧正好没有穿长筒丝袜,肌肤直接被侵犯,小慧只好强忍着自己去挣脱这只可恶的手。这时张总的手已经向上伸至小慧的大腿根处轻轻抚摸起来,肥大的手指不时碰触在小慧的下阴处。一阵阵淡淡的刺激感不由的自小慧的双腿间产生,传入小慧的大脑。  张总的手一边搂着小慧的腰,一边抓住小慧内裤的带子往下拉着小慧的内裤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小慧手握著张总的手不让他拉,可是内裤还是被拉下了少许,圆翘的屁股都快露出来了,“张总,求求你了,不要这样,求求你了,放过我吧!”小慧拼命的拽著自己的内裤,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。  看着小慧杏眼里的泪光,感受着美丽少妇柔软的乳房紧紧贴在身上的感觉,张总更是无法自我控制、自动控制,手已经从两人紧贴的下腹伸进了小慧的双腿之间,摸到了小慧温软湿润的阴唇,小慧双腿紧紧地夹起来,弹性十足的双腿夹着张总的手,让张总感觉更是性感无比,诱惑得他的阴茎已经是快发射了的感觉。  小慧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,拼命的反抗,只希望张总的侵犯快一点停止。  然而经理的手没有一点停止的迹象,手指隔着内裤摸起小慧的下体来。小慧突然不知道当时怎么来那么大的力气。她一次又一次从张总的身下逃脱,从地上到床上,当张总再一次将她按倒在床时,她终于顺手将脚上的高跟鞋脱掉,打在张总的左脑上,鲜血当即流了下来。张总终于不再纠缠小慧,此时已是下午4时。她趁机跑出了房门。  赤着脚的小慧准备马上离开公司。谁知此时张总居然过来拉着小慧的手,并将鞋子还给小慧,不停的道歉。他说他是君子,刚才喝多了些酒犯了糊度,以后再也不会再动小慧。小慧是个单纯的女人,回家后晚上3次接到张总的电话,对方在电话中不停道歉,还允诺等小慧一月试用期满后马上给她加工资,让她好好干,不要介意。  小慧心软了,她丈夫问她怎么回事,她并没有告诉她丈夫自己被老板骚扰的事。  接下来的一周,张总果然变的正人君子,纯粹的工作关系,小慧渐渐放心了。殊不知张总色心不死,已决意要干到著这迷人少妇,只是在等待时机。  这天临近下班时,张总拿了份文件要小慧赶工。小慧虽然不情愿,但还是默默接受了。只有提前给丈夫打个电话,说自己晚回去会,让丈夫不要担

  厚厚